这里是文章模块栏目内容页
骑士风云修改版,赛义夫和梅利斯的蒙古族电影创作,表达和记忆着民族记忆!

  骑士风云修改版,赛义夫和梅利斯的蒙古族电影创作,表达和记忆着民族记忆!自1990年代以来,蒙古导演赛义夫和梅丽莎已经创建了“骑士风云”(1990),“东方的英雄”(1993),“布鲁克的悲伤”(1996),《一代天骄成吉思汗(1998)),“天堂草原”(2002)和一系列的蒙古相同的主题内涵和审美风格,和“危险蜜月旅行”(1987)和“死亡追踪”(1988),分别与一般意义上的当代主题相比,如《悲情人生》(1991)、《跆拳道》(2003)等,这些以草原叙事为基础的电影,充满了对民族的深情,在形象和叙事上都有明显的区别。民族特色表现出相对清晰的民族主体和文化自觉姿态,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少数民族身份在屏幕上的自我建构。

image.png

  这些电影在少数民族电影创作中突破了其他大众化/物化/奇迹化的趋势,成为少数民族导演表达的典范,也得到了主流话语的认可和赞扬。它为民族认同、主流文化、历史书写、类型意识与商业价值的交汇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也出现了不可避免的裂痕与矛盾。


  毫无疑问,这些电影作为特定的视频文本,在民族历史记忆的现代形象表征中,在民族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关系中呈现出相当微妙的平衡。今天重读这些文本,我们感兴趣的话题是中国电影景观的差异。


  他们的电影有着不同的叙事结构模式,摒弃了自然/文明与草原/城市的二元对立,不像宁才和哈斯超录。它们不同于第四代导演的创伤或诗意叙事。对五代导演的宏观叙事或刻意的形象风格的追求是相当微妙的,在王皓、王宇的文本占主导地位的时代,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当然,所谓的重新阅读,也包括对导演研究水平的重新认识。

image.png

  从另一个角度看,赛义夫和梅利斯的叙事选择和文化选择也源于他们独特的文化身份。赛义夫和梅利斯的民族渊源和文化教育背景使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向两种文化的上游流动。这种文化身份决定了他们一方面可以接触到不同的文化及其边界,但是对于两种不同的文化及其关系的感知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些固有的障碍,而这些固有的障碍又进一步影响着他们的形象表现和文化表达。


  本文试图探讨赛义夫和迈尔斯的电影使用的图像表示国家历史和文化记忆,引起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和如何丰富或取代他们的民族文化在国家记忆的类型表达为了获得最大的观众认可。约定的数目,寻找其神话原型表示的可能路径。由于中国的地域差异和民族构成的多样性和特殊性,少数民族电影的形象写作始终是一个有意义的话题,从形象呈现、叙事方法、文化观念到创作认同。一方面,各民族的形象书写呈现出各自的差异性和独特性;另一方面,这种形象写作与相对较大的“民族电影”或“中国电影”甚至“世界电影”有着不同的方式。联想、对话、交流或冲突。

image.png

  赛义夫和梅利斯的蒙古族电影创作,在世纪之交特殊的文化氛围和电影语境中,表达和记忆着民族记忆的类型,为这种形象书写提供了一条值得关注的道路。